武警退役少校6年奋战太行山,带领乡亲在悬崖峭壁凿出致富路【 来源:央广军事 作者:admin 发表时间:2024-03-26 10:42:23 点击次数:3446 】 

    牛何松,山西长治人,1978年3月出生,1995年12月入伍到武警安徽总队安庆支队,两年后考取原武警工程学院,毕业后分配到武警山西总队晋中支队。在部队服役期间,牛何松爱岗敬业,乐于奉献,荣立二等功1次,获得全国拥政爱民模范、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“中国好人”等荣誉。2017年,牛何松在转业时选择自主择业,从2018年起,他放弃城市里的工作和舒适生活,回到老家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后脑村,全身心投入到家乡的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场。他带领乡亲们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和铺设了3500多米的步行栈道,使交通不便的小山村成为了旅游度假胜地。近年来,牛何松相继被评为全国模范退役军人、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,2020年被表彰为“最美退役军人”。


      巍巍太行,群山连绵。在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大峡谷镇后脑村,一阵阵开凿石块的响声,刺透清晨的薄雾,回荡在莽莽大山之间。6年来,牛何松带领乡亲们开山修路,在悬崖峭壁之间硬是用双手凿出了一条“致富路”。谈到为什么要从城市回到老家山村修路,今年46岁的牛何松对记者说,作为一名自主择业军转干部,只要能让父老乡亲过上富裕日子,再苦再难他也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好多人都不理解,他们问我为什么敢开山修路,我说为什么不敢呢,因为我当过兵,当过兵的人总会迎难而上。开山修路怕什么,只要我们一天一天修,一寸一寸修,总有一天会把这条路修通。

“愚公”牛何松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  1995年12月,17岁的牛何松参军入伍来到武警安徽总队安庆支队。两年后,好学上进的他,考取了原武警工程学院。经过系统的军校教育后,2002年他被分配到武警山西总队晋中支队。服役期间,无论是森林灭火、抗洪抢险,还是搜爆排爆、野外驻训,重大任务的现场总能看到他冲锋的身影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在22年的军旅生涯中,我先后参加过100多次应急处突任务,培养了我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。

入伍不久的牛何松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  部队生活锻造了牛何松不怕艰苦、勇于拼搏的战斗作风,也培养了他乐于助人、无私奉献的优秀品质。1998年夏天,牛何松偶然结识了安徽省岳西县的一位贫困学生,从那年起,他便每月节省开支资助这位学生,直到这位学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1998年9月我开始资助她,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,高中她又补习了一年,最后考上安徽中医学院,读了五年,我一共资助了她14年。2011年,这个孩子大学毕业后,专门来武警山西总队晋中支队看望我,部队才知道了这件事。

牛何松从军时,利用探亲休假时机为家乡学子宣讲国防知识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  2017年,少校军衔的牛何松在转业时选择自主择业,应聘到晋中日报社当了一名记者。在一次采访中,牛何松来到一个环境优美的富裕村庄,看着一排排蓝砖红瓦的房舍,想到自己老家的村庄还是那样的贫穷落后,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那时候,他就在心里琢磨,能不能通过自己的新闻报道,把家乡的美景宣传出去,吸引投资商去开发,以此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?怀着这样的想法,牛何松在2018年1月果断辞掉报社的工作,回到了老家后脑村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我回到村里写新闻报道,宣传村里的美景,但并没有吸引到投资商。我心里特别着急,不断追问自己,难道选这条路是错误的吗?难道后脑村真的没有发展前途吗?我特别犹豫,这到底怎么办?

日常修路中的牛何松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  后脑村地处半山腰,是太行山东南麓的一个偏远山村。虽然村子的山脚下就是国家4A级的青龙峡景区,每年旅游旺季各地游客络绎不绝,但后脑村却因为交通不便,没有一名游客愿意到村里来。以前也有人想过修路,但因为山势陡峭,施工机械无法作业,最终也都不了了之。牛何松想,再艰难,也要修路,只有路通了,乡亲们的日子才能好起来。2018年9月3日,40岁的牛何松一大早便背起挎包和水壶,扛起写有“立下愚公移山志,脱贫攻坚奔小康”的红旗,一个人上山了。在他的感染下,村子里的男女老少也都纷纷拿上工具,赶到了修路现场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乡亲们陆陆续续从家里背着锄头、镰刀、斧头上山帮我修路了。我在前面走,一扭头看到后面来了那么多人,特别感动。

牛何松(中)和乡亲们在修路间隙休息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  牛何松把要修的这条路称作“愚公路”,寓意要像愚公移山那样,坚持不懈,战斗到底。但是,要在悬崖峭壁上开山修路,困难和危险可想而知。一天上午,牛何松正在低头平整路面,突然从山坡上滚下一块巨石,朝牛何松砸去。千钧一发之际,旁边一位大嫂赶快用手一拉,救下了牛何松。就这样,在八个月的时间里,牛何松带领乡亲们闯过层层艰难险阻,终于修通了这条470多米长的“愚公路”。完工那一天,乡亲们沿着新修的路面,从山脚下数着台阶往上走,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我们用了整整八个月时间,修通了这条“愚公路”,全长是470多米,有359层台阶,用了一万多块石头,都是一块一块抬上去的。最后我用水泥勾了缝,再装上安全护栏,路就通了。

大山之中开出一条“愚公路”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 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这条“愚公路”修好了,牛何松就算完成了任务,该回城里与妻儿团聚了。可出乎许多人的意料,牛何松却依然留了下来,并且又改造起村子里的垃圾池、牛圈猪圈,还建造了一个展览馆和一个游泳池。改造完村容村貌后,他又带领乡亲们修建起3000多米的旅游步道,把沿途的三四个景点串联起来。2023年,经过认真思考和筹划后,牛何松又打响了一场攻坚战,带领乡亲们在悬崖峭壁之间开凿出一条绝壁天路,开发出了景点“马总兵寨”。就这样,随着一条条“致富路”的开通,村子里先后开起了20多家农家乐,乡亲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了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每年最主要的游客是从7月1日到9月1日,大概放暑假的那段时间来我们村。我们村是避暑胜地,老人们带上子女、孙子孙女,在我们村一住就是一个月,他们自己做自己吃,没事了就到处游玩,基本每年都是这样。

村容村貌焕然一新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  如今,谈起村子里的变化,牛何松的脸上写满了幸福和满足。牛何松经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是“再干一年就回家陪老婆孩子”,但是这“再干一年”说了很多年,他在村子里干了一年又一年。为了支持牛何松的工作,每年暑假,妻子都会带着儿子回到后脑村,陪伴他一起修路。儿子在写作业之余,也能帮助爸爸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,并以爸爸为骄傲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为什么儿子能理解我?因为在学校的时候,老师一直表扬他,鼓励他向我学习。报纸上报道了我的事迹,老师就让他在课堂上读,所以他也感到特别光荣。

      回到家乡修路这几年,牛何松的皮肤黑了,皱纹深了,但他坚定的眼神却始终没有变。从2018年开始,牛何松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,而且把他和乡亲们开山修路的过程,拍成图片和短视频发到微信朋友圈,这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。媒体记者对他进行采访报道后,他的愚公精神感动了社会各界人士,也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援,当地各级政府也对他们村给予大力支持。这让他和乡亲们开山修路的劲头更足了。

牛何松开山修路的初心始终没有改变(牛何松供图)

     “立下愚公移山志,誓把荒山变金山”,这是牛何松最近新做的一面红旗,这也是他心中的誓言。2024年农历正月十八,龙年新春的年味儿还没有完全散尽,牛何松就收拾好行李,告别妻儿回到后脑村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。牛何松说,他还要继续开山修路,发展旅游产业,把后脑村打造成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,带领乡亲们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  牛何松:乡村振兴任重道远。我会继续带领乡亲们开山修路,发展旅游产业,壮大集体经济,把后脑村打造成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,实现乡村振兴。

(作者:张建动 李学东 刘阳)


上一条: 山西国际传播中心挂牌成立【返回列表】
姓 名:
身份证:
证 件:

主办:中共山西省世界经济学会支部委员会 山西省世界经济学会先锋网络编辑部

山西省世界经济学会@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9-2012 ALL RIGHTS RESERVED 

电话:0351—3082336 邮箱:jjgcbjb@163.com  晋社科统一登记证号:51140000699117594C号
晋ICP备10001102号-2